您的位置: 主页 > 龚琳娜谈《山海神话》:我的自信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

龚琳娜谈《山海神话》:我的自信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

龚琳娜谈《山海神话》:我的自信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

龚琳娜新专辑《山海神话》

2021年3月8日,“天籁女神”龚琳娜新专辑《山海神话》上线。中华古诗词、民间传说、二十四节气……近年来,龚琳娜在中华文明之河里不断溯回创新,用声音演绎经典,这次她回到了远古神话的源头《山海经》。极具表现力的声音和演唱技巧与瑰丽灿烂的远古神话之间的碰撞让我们备受期待。她在国内首档传统文化推广音频节目《中国人的小日子》上录制了专辑,分享用声音唱出中国神话的感悟:中国远古神话与中国人的语言、思维方式密切相关。

“三八节”前夕,艺术中国对龚琳娜老师进行了专访。在本次专访里,龚琳娜向我们讲述了创作《山海神话》的过程,以及她从中得到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与智慧。

龚琳娜谈《山海神话》:我的自信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

龚琳娜

艺术中国:近年来,您把非常多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转化为音乐,包括古诗词、传说故事等,这次回到了神话的源头《山海经》,这个想法最早起源于何时?

龚琳娜:2013年我演唱了《金箍棒》,整首歌曲几乎没有歌词,就是几个词语来回重复,完全通过音乐刻画出了孙悟空这样一个鲜明的人物性格,当时我就觉得这种方式适合表现中国的神话故事。后来大概五、六年前,一个导演给了我一本《山海经》,但一直没想好该怎么围绕《山海经》进行创作。

艺术中国:2021年3月8日《山海神话》终于全部上线了,最后的效果和您最初的设想一样吗?

龚琳娜:其实之前没有特别明显的设想,因为《山海经》到底是什么?当时我问了身边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我才发现《山海经》其实比《西游记》、《白娘子传奇》都还早地多,白娘子的故事是明朝才慢慢形成的,包括我唱过屈原《山鬼》,《九歌》里的很多的形象都是从《山海经》里来的。《山海经》讲是上古神兽,它是几千年前的,我们中华文明神话的鼻祖。

所以当那本书给到我的时候,我打开发现原来是个地图,里面讲了好多的有趣的人和神,可都非常简短,它包罗的东西太多了。老锣也说光从《山海经》的一个点或者一个方位,都可以发展出无数的东西。

我想了很久,有一天我问了一下歌迷。我问:假如我想出一张专辑,你们想听什么?他们说:想听惊喜,我问:什么是惊喜?他们说:想听你在技巧上不可超越的惊喜。这一下给了我启发,那是不是可以把高难度跟神兽们结合起来?当初《金箍棒》不就是这样吗?所以我意识到可以用声音的不同形态来表达不同的故事或神兽,思路就出来了。

这时候我就跟老锣说:你开始写作品吧,然后老锣说:你给我歌词,我说我没歌词啊(笑)。因为我也不能自己去乱写神兽是什么样子。我说:我给你一些声音形态,比如说极简主义,比如说最高的音,比如说嘴皮速度最快的功夫,这样你分别给我写一个音乐。我让他给我写10首,希望十全十美。

我根据不同音乐给我的形象,再去找配什么神兽,这是很有意思的。老锣也不知道他写的是啥,因为我想给作曲家一个抽象的概念去写纯音乐。老锣一上来就给我同时发了三首作品,这三首完全不一样。第一个节奏特别快,像说唱一样,这就是《混沌》。我是这样填词的——我听这个音乐从早听到晚,可能得上千遍。一整天就这一首反复地放,我要特别了解它,然后就开始翻开《山海经》,一章节一章节,一个一个地看。如果我觉得这个神兽很像这个音乐,就停下来记下来。有时候一首曲子有好多个神兽都很像,我就再看哪一个神兽的词更适合。特别有意思的是,这些词居然就一下子跟《山海经》的原始版本几乎完全的契合。

龚琳娜谈《山海神话》:我的自信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

龚琳娜

比如说第一首《帝江混沌》,混沌名叫帝江,《山海经》说天山有帝江,那就是“天山天山有天神……”所以这个框架结构就出来了。每一首歌的开头,我都介绍这个神兽在哪里,这也是《山海经》的一个特点。《山海经》里没有说混沌,说的是帝江,白话文版本里介绍说人们把帝江叫做混沌。

庄子说混沌初开,就是指天地结合,一片模糊的时候。当一个人啥都不知道,你就说他太混沌了……还有囫囵吞枣,糊里糊涂,所有的这种翻来覆去的词,都是从帝江、混沌来的。有一天我问一个小朋友,我说你知道什么是混沌吗?他说我吃过啊,我一想原来我们吃的馄饨,你看那皮也是六足四翼,也是圆坨坨。还包括我们说车轱辘的“轱辘”……我在填词的时候,我才真正的开始懂得我们现在的语言、我们现在的思维居然是从最传统的那个来的。

上一篇:京剧《嫦娥奔月》老故事新唱法
下一篇:神话故事:打鱼郎治服鱼精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